当前位置:沾化区政府门户网站 > 今日沾化 >  乡镇动态

利国乡加强乡村道德培育新乡贤文化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8-05-23 11:04:53  浏览量:89次  文章来源 :利国乡 字体:     

  近年来,乡贤对于乡村建设的意义,普遍得到学界、党和政府的强调,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更是明确提出建设新乡贤文化的政策目标。因此,加快当代新乡贤的培育,是推进新农村建设中乡村政治与文化协调发展的关键,乡贤文化扎根乡土,蕴含着爱国爱乡、敬业精业、崇德向善的道德力量,对于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涵养人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当代乡贤文化的基本概念

  相较以往乡贤,当代乡贤具备自身的客观影响、民众的主观认定、特定的文化土壤、本土的区域界限等四大特质。同时,也存在着三大误区:忽视社会结构,把传统士绅直接等同于当代乡贤;忽视主观认定,把经济精英直接等同于当代乡贤;忽视文化土壤,把典型楷模直接等同于乡贤文化。

  (一)自身的客观影响。与士绅、精英、权威等类似,乡贤主要是当地社会中具有影响力的核心人物。乡贤影响力的核心在于,他们均是在乡土社会差序格局中居于社会圈子核心的“中心个人”。在我国不论是经济发达乡村还是相对贫穷地区,当代乡贤均是当地社会成功的中心个人,在当地社会具有或大或小的、客观上的影响力与支配性。

  (二)民众的主观认定。与民间权威类似,乡贤是主观性的,更多依赖于当地普通民众的主观认定。可以说,乡贤并不一定是居于当地社会分层体系顶端的精英,但一定要获得当地民众的主观接受。能否成为乡贤,关键在于其能否得到当地村民的认可、信服、尊敬,或能否满足当地人们的普遍期待。
  (三)特定的文化土壤。乡民的普遍期待主要来自于村民长期浸润的地方社会的特定文化体系,因而不同文化下的村民,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念。这意味着乡贤生长于特定文化观念体系的土壤之中,只有成功满足或履行地方社会特定的文化观念体系,才有可能得到当地人群的普遍认可与追随。
     二、当前乡贤文化培育的三大误区
  (一)忽视社会结构,将传统士绅等同于当代乡贤。当前乡贤培育的一个较常见做法是挖掘本地历史上的各种先贤士绅,并将这些先贤的思想与善举加以提炼,直接在当地普及。重视当地历史资源并无不妥,但必须意识到,在当下,那些支撑传统士绅生长并发挥功用的旧有社会结构体系早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因而,认为通过照本宣科向当地历史先贤学习就能产生出当代乡贤,或者把回乡居住的当代退休官员不加辨析地直接默认为乡贤,这种观点和实践是形而上学的,简单把当代乡贤与传统士绅直接等同挂钩,忽视了社会结构变迁。
  (二)忽视主观认定,将地方精英等同于当代乡贤。在市场经济下,虽然地方经济精英掌握并支配较多资源,能够对地方社会的政治与经济产生一定影响力,但是乡贤拥有威望,绝不单纯依赖其经济实力,相反更多的是来自于当地村民的主观认可与内心信服。如果经济精英与本地价值观念出现背道而驰,是难以履行广大村民的核心文化期待的。离开了村民的主观认定,经济精英也只能是无水之舟而已。
  (三)忽视文化土壤,将道德楷模等同于乡贤文化。这一实践主要强调了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下的各种道德完人与先进典型,并视其为先进的乡贤文化在乡间大力弘扬。这种做法本身并无问题,但隐含着一个误区是把主流先进文化与乡村民间智慧进行二元对立,并将主流文化视为先进的、现代的,而乡村民间文化是落后的、传统的,并被粗暴压制着的。由于乡贤不可能千乡一面,而应根据民间文化土壤的不同特质呈现出不同的外在形态,因而如果乡贤一旦缺乏民间文化,其也就失去了生长的文化根基。
  三、利国乡乡贤文化的基本情况

  (一)高度重视乡贤工作,建立健全保障机制。利国乡按照上级要求,及时召开了宣传动员会议,深入宣传乡贤工作的重要意义,成立了以乡党委书记为组长、乡长和宣传委员为副组长的乡贤工作领导小组,同时,按照全区要求,制定了《利国乡乡贤文化的实施方案》,并结合利国乡实际,细化了各项任务目标,要求各村认真做好各项工作落实,着力打开全乡乡贤回归的友好窗口,树立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模范标杆,为建设品质虎圩凝心聚力,增光添彩。

  (二)创新育贤载体,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一是开展了“最美利国人、身边好人榜”评选活动。开展了全乡范围内的“最美利国人、身边好人榜”评选活动,挖掘出一批尊老爱老、助人为乐、爱岗敬业、诚实守信各方面的好人。二是开展了道德讲堂活动。利用道德讲堂这个平台,让乡贤文化进讲堂,把成长于乡土、奉献于乡里的农村优秀基层干部、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等现代“新乡贤”请上讲堂,让机关、乡直单位、各村党员干部以及群众在互动参与中感悟、认知、接受,从而自觉提升道德素养。三是开展乡贤文化进礼堂活动。乡贤文化进礼堂,就是把农民文化乐园和乡综合文化站、村综合文化室作为宣讲乡贤文化的主阵地,把乡贤文化和乡贤精神转化为口耳相传的话语引导,引领文明新风。在农民文化乐园和村综合文化室,组织设计文化墙,建立“乡贤功德榜”,营造浓厚的崇德尚贤氛围。四是开展文明乡村创建活动,共建幸福美丽乡村。利国乡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总体要求,开展“星级文明信用户”创建活动,以农户为评定对象,自主评议产生。通过坚持把做好乡贤文化这篇文章的“魂”落在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花的绽放和公民道德素质的提升上。坚持“立德”为先,广泛开展各类模范人物的评选活动,通过典型示范,以古贤感化今贤,以前贤影响后贤,以老贤培育新贤,促进乡贤人物不断涌现,乡贤队伍不断壮大,有利带动了乡风文明转变,助推了我乡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

  四、加快培育新乡贤文化的意见建议

  (一)塑造现代新型社会结构,提升乡贤的自生能力。传统士绅是在帝制时期的一整套社会结构体系中生长出来的。因而产行助,对当代乡贤的培育,不能仅靠外部植入,而应是一种上下贯通契合的社会结构下的自然生成。对此,要从城乡结构上,彻底破除乡村即落后的刻板印象,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束缚,使城乡只有生活方式之分而无先进落后之别;要从教育内容上,把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地理资源等知识纳入现行教育体系,从教育上把本地、乡村与现代发展统合起来;要从流动机制上,不仅要促进乡村子弟向上流动,更要通过政策与制度让“走出去”的企业家、官员、知识分子等精英愿意回乡且能够回乡。
  (二)扶植村民客观行动能力,扩大乡贤的来源渠道。除了回乡精英之外,长期生活在本乡本土的村民更应该是乡贤的主要来源,但其中一个重要前提是对其客观能力的培育。对此,一方面,对村干部群体而言,政府应切实监督村民选举制度在我省的真正开展,确保有能力且被村民认可信服的人进入村干部行列,并通过加大对乡村干部业务能力、政策知识等各方面的定期学习和培训,使其准确及时地获悉村民的真正需求,掌握国家的最新政策,进而为乡村建设开创良好的政治空间;另一方面,对普通村民群体而言,通过充分培育规模化的农村工队伍,实现对村民的赋权与增能,增强村民的参与能力和抗逆力,并在此基础上提升广大普通村民的对话、协商与合作能力,加快从普通村民中培育出当代乡贤的步伐。  

  (三)挖掘本土文化观念体系,优化乡贤的培植土壤。乡贤是在本土文化的土壤中生成建构起来的,离开本土文化谈乡贤培育,无异于空中楼阁。对此,一方面,应加大对本土文化的尊重、整理与研究,通过借助政府的力量,组织学者与当地乡老等,对地方的本土文化体系进行挖掘与整理,研究并提炼出本土文化观念体系的层次、类别与内涵,从而厘清当地乡贤的文化逻辑;另一方面,应加强对乡贤文化的引领、导向与塑造,在准确掌握本土文化体系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对本土文化观念加以引领,并将其与国家新农村建设的发展方向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结合起来,从而孕育出既符合当地村民的文化期待,又体现出新时期新农村发展方向的“新乡贤”。

 

(审核编辑:区府办)